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趣说字里行间

日期:2018-01-06 09:18 来源:网络整理

  常常听到“内急”和“三急”的说法。“内急”还比较好理解,内容比较明确,是急于要解手,至于到底是“解大手”还是“解小手”,似乎倒不大重要了。至于有人习惯上理解为“解小手”,倒不是因为“小解”比“大解”急得更甚,多半还恐怕是因为“小解”每天的频率比“大解”要高许多,给人的印象更深刻一些而已。

  “三急”就需要捉摸一下了,到底指的是哪三急?查了一堆手边的工具书,包括《辞源》在内,都不屑于理睬这个看起来不登大雅之堂、实际上却是十分紧迫的问题。于是,我借助于网上的搜索,看看网上的高人是怎么解释的。一看,还真有不少热心人来对付这个问题。

  有人说,“三急”是指屎急,尿急,屁急。说它们急,是因为它们不受人主观控制,如果不迁就它们的要求,很可能就会有严重的狼狈情况发生。这个“三急”,不大禁得住推敲,一是“屁急”似乎没有资格同“尿急”和“屎急”并列,它急得没那么厉害,后果也没有前二者严重。二是说到底,“三急”闹了半天,又全都归入了“内急”,成了“内急”的注解,它自己独立存在的意义都不大了。有的人根据“人的吃喝拉撒最重要,是最不好商量的基本需要”的原理,把“三急”内容诠释为“饿急、渴急、奔厕急”。这种诠释不甚合理。因为,既然大小解都合并了,“饿”和“渴”似乎也不应该单列。还有,也是更重要的是,“饿”和“渴”的急,根本不能同“内急”相提并论。内急不容商量,“饿”和“渴”,就没有那么坐立不安的,真的找不到食物和水,你急也是白急,不能忍也得忍。既然能忍,那就不能说多么急。如果非要说急,也只能说“嘴急”。这是说一个人见了食物,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的样子,吃相估计也不会太好看。

  还有人把“三急”解释为“尿急、屎急、性急”。这里“性急”的“性”,显然不是指“性格”,而是指“性事”。这个解释,比上面那个把“屁急”也算进去的做法好一些,有点道理,但总觉得在逻辑上还存在点问题,归类不大科学。与“性急”并列的,应该是把“尿急”和“屎急”归纳在一起的“内急”(其实,“性急”又何尝不是“内急”,但因为约定俗成,不能再胡搅到一起,否则就没法讨论下去了)。如果把大小解都归纳在一起,成为“一急”,再加上“性急”,只有“两急”,还差“一急”。

  又有人说,古书里说了(没有说明什么古书),人有三急是:内急,性急,心急:也就是上厕所急、结婚入洞房急、老婆在里面生孩子你在外面等急。这就有点意思了,把缺少的第三个“急”补充进来了,这就是“心急”。“心急”的解释也十分具体,只局限于在产房外面等老婆生孩子。这三项内容的并列,从层面上说,没有大的问题了,但从意思上说,还是值得讨论。这里有两个理由可以拿出来。第一,等老婆生孩子的急迫程度,因人而异,主观性太强。有急的,也有不那么急的。譬如说,一个没心没肺的丈夫,对老婆生孩子危险不危险,生男还是生女,也许就不太着急。而“三急”中有这样“一急”是“可急可不急”的,“有急有不急的”,这个“急”的“质量”就颇值得怀疑。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内急”也好,“性急”也好,都是一种生理现象,一种无法克制的冲动。到了第三项,忽然地就变成了一种心理活动,而且是别人的心理活动(女人在那里生孩子,男人在一边着急),怎么想怎么觉得不甚恰当。相比之下,倒是把女人生孩子当作一急更为妥切一些。

  然而,这样一来,又出现了新问题。常说的“人有三急”,我们通常都会理解为人的共性,就是说,不管男女老少都会遇到。生孩子的急,比大解、小解都要厉害不容怀疑,但一下子就把人口一半的男人的“一急”给灭掉了。结果是女人们有“三急”,男人们只剩下“两急”,这就很不妥当。如此说来,生孩子还不能列为“一急”。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内急”、“性急”、“嘴急”作为“三急”的内容比较合理。当然,这只是个人聊天时的一种看法,一旦有了正宗的说法,还是以正宗的为准。

上一篇:《江淮晨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下一篇:12届大学生原创影片大赛落幕 叶璇主演短片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