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我是一个“手机奴”

日期:2018-01-13 15:45 来源:网络整理

  英国Yougov公司完成的最新调查显示,1300万英国人对用手机联系不上他人感到恐慌。研究表明,一旦手机出了问题,有些人的压力就会骤然增大,而且这种压力绝不亚于准备结婚或是开始创业的压力。这种新现象就是所谓的“无手机恐慌症”(nomophobia)。实话实说,我就是一个“无手机恐慌症”患者。搬家、闹分居或组织圣诞活动之类的焦虑之事,我都能顺利搞定,胜券在握。然而,一旦发现自己没带手机,我就会急出一身冷汗。

  奇怪的是,其实我并没有很多电话要打,但“手机在握”可以给我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我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我已经成了手机的奴隶。有一次我讲座的标题中就有“手机”一词,这其实是一个警告信号——我的“手机瘾”已达到难以自控的程度。

  我选择不带手机的最近一次是我结婚的那天。在教堂我没带手机,在欢迎宾客的时候,我没带手机。然而,就在我起身参加结婚仪式之前,我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检查一下有没有手机。

  事实上,我最近一次真正失去用手机和外界联络的情况,发生在去年我在斯里兰卡东部的巴蒂卡拉进行采访时。并非出于主观上的不选择使用手机,而是因为斯里兰卡政府与泰米尔猛虎组织之间的交火,斯里兰卡政府中断了手机网络信号。

  说实话,一开始我担心的有3件事:一、严格的宵禁令;二、由于连续不断的暴力活动,斯里兰卡所有机场一律关闭;三、我房间里的一只青蛙和两只蟑螂。过去我一直担心,手机一旦没了,我终将感觉自己会变成行尸走肉似的“非人”。然而,突然间,一种“学生逃学”的快感油然而生。谁也不知道我现在究竟身在何地,做些什么,外出多久。自10年前从老板手中接过一个黑色小盒子(手机)以来,我第一次体验到“免打扰”的平静。要不是那些该死的蟑螂和斯里兰卡内战这样的“区区小事”,那我肯定会快乐赛神仙了。

  当然,当我处于“突然完全停止使用毒品”阶段的时候,与很多瘾君子一样,一旦面临“手机信号恢复”的诱惑,就会不由自主地狂发短信。英国电信监管机构——英国通信办公室3月26日宣布,在英国登机的乘客不久将能在飞行中使用手机进行通话和发送短信。

  然而,这样的好消息却让我这样的“无手机恐慌症”患者无法高兴起来。正如禁烟令无疑会帮助某些烟民少吸烟一样,“飞机上禁止使用手机”的禁令给了我暂时摆脱手机的喘息机会。如今只有医院有“关闭手机”的规定,但是医生们却争辩说,这是多此一举。由此看来,不久的将来,手机将无处不在,像我这样的可怜“手机奴”必将无处藏身。“手机奴”要翻身可能遥遥无期?究竟如何才能戒除强大的“手机瘾”呢?

  ::博客地址 http://blogs.telegraph.co.uk

上一篇:个人界限与人我合一,怎么做才不矛盾   下一篇:《战痕天下》美女玩家专访:今天,要奴役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