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个人界限与人我合一,怎么做才不矛盾

日期:2018-01-09 12:05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个人界限与人我合一,怎么做才不矛盾)

    星期日周刊记者 王崇

主持人:王崇
  关心儿童,关心家长。
  ■联系我们:
  邮件:
  xinshijie1010@126.com  
  地址:都市路4855号
  1号楼11楼星期日周刊“儿童中心”版邮编:201199

  微信公众号
  正式推出

  搜索“平凡人王崇和她的朋友们”即可。

  如何与王崇对话

  通过邮件将你所遇到的困惑简短地告诉我们,并告知希望与王崇对话。留下你的电话联系方式。我们将会帮助你完成对话预约。
  对话预约方式:xinshijie1010@126.com

  “王崇频道”
  微博开通

  为方便与大家及时互动,现开通新浪“王崇频道”微博,敬请关注。
  王崇新浪博客同时存在。

  特别说明

  我很高兴与大家一起讨论我们的生活。请不要让我慢慢养成自说自话的坏毛病。你的任何分享和反馈都很珍贵。
  要加入我们的“后楼梯”微信群,可加以下2个微信号CETV-AD(后楼梯助手)、houloutigj(后楼梯管家)。
  或者,通过邮箱给我写信。
  王崇,你好。从晨报“心世界”、“儿童中心”,到“后楼梯提问群”,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指引,受益良多。我很赞同你所说的关注个人以及个体意识的提升是个人对社会最大贡献的观点。但同时我也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着,就是你和孙瑞雪老师提及的“个人”、“界限”、“自由与规则”和中国传统道德以及佛教提倡的“助人,无我,人我合一”之间是否有矛盾以及怎样解决这个矛盾。
  这个问题来源于老公经常说我不够乐于助人。但在我看来,有些人一直扮演弱势角色,利用别人的善良来为他们做事,然后还觉得自己很会灵活处世,甚至于这已经成了他们的生存之道。
  老公是讨好型人格,而我是那种自己能做的事就不麻烦别人的人。我想这种特质的另一面就是我看不惯别人的习惯性求助,特别是明明别人自己能做的事,但因为怕麻烦而反复请求我们代劳,我就不乐意帮忙了。我纠结于我是真的不够善良,不够乐于助人呢,还是我老公太过乐于助人而分不清界限?
  在助人中实现人生价值是我们这一代一直被教育的人生观,佛教提倡的“无我”和“人我合一”,似乎也是说舍己才是真正应该追求的境界。但我有时在助人的同时又确实会有被别人利用,被道德绑架的感觉。
  我看过你的一篇文章题为“对不起,我并不享受帮助你”,觉得你完美地说出了我的感受,非常钦佩你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清晰稳定的自我意识。不纠结,不迷茫,这正是我的努力目标。
  我好奇,在提倡“自我”以及“规则和自由”的同时,你是否也曾有和我一样的纠结,你是怎样消除这些纠结的?
  似乎是偏于现代和西方的“个人主义”、“界限”、“规则与自由”和传统佛教的“无我”,“合一”能否统一起来呢?或者个人的自由与规则只是通向“无我”及“合一”之路的一个阶段,两者之间并无矛盾,只是我没有看到而已?又或者肉体的存在注定了我们本质上只能是孤独的,“无我合一”只是人类为摆脱孤独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幻想?就像天国一样飘渺,即便可能也是灵魂出窍以后的是事,本不该是我们在尘世追求的目标?你会用怎样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呢?期待你的答复。谢谢!

  【王崇回复】
  这个看似很复杂的问题,其实并不难找到答案。只是,我们被自己欺骗的太久了。
  坦白地讲,我自己还没有到达“人我合一”的境界,不能假装扮演那样的人。那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会如何处理,一旦给我遇到,我也会好好观察和体会。
  既然如此,问题就显得很简单了:成为你自己。
  个人主义,其实质是完全的自我负责。
  为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感受,为自己的想法和念头,为自己的期待,为自己的渴望等,全面负责。凡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在我看来,他首先是一个与自己合一的人。这样的人,我见过,他们都很美,都很温柔。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活得很像人,活得很真实。
  生气就是生气,不掩盖,但他们不会轻易地将情绪宣泄给别人,他们知道情绪也是有界限的。他们知道什么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什么是有违自己意愿的,哪怕看上去那是一件一个好人应该做的事。他们知道如何拒绝他人,同时也尊重来自他人的拒绝。
  我见过一些“乐于助人”的人,一旦他们提出寻求帮助的请求,被拒绝就很生气。
  我个人更愿意成为真小人,而拒绝成为一个伪君子。
  帮助他人的前提是自己真心愿意,而不是因为想要成为一个好人,强行要求自己如此。那样做的真相是,他的想法和行为是不一致的,他可能不自觉地成为一个虚伪的人而不自知。
  凡事只考虑自己,甚至不惜损害他人利益,这样的人因为不懂得心灵的安顿才是最大的个人照顾,在我看来与可爱的真小人差之千里。大概可以暂称为“愚蠢的人”或者“不知的人”。
  至于你说的“讨好的人”,他们有一颗向善的心,只可惜因为缺乏智慧,而常常让自己受苦。原因很简单,讨好者从来不在意自己的感受,看上去常常关照他人,时间长了,他们自己也会发现,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匮乏感,往往是白忙一场,身心疲惫。
  你提出的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慢慢遇到的一个大问题。
  人,终究首先需要成为他自己,与自己合一,才能进一步地去掉“自我”,与天地合一。
  这也是为什么有一种说法,无论你信什么,修什么,做人是最难的。
  我们都希望成为一个好人,但在这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可惜,我们常常自我欺骗。幸好遇见你这个人,再一次提醒我们每一个人。
  有机会多观察婴儿吧,他们从来不想着做好人,但他们的笑却从心而发,那一刻就把天地之爱传输给他人,帮助我们疗愈。
  我相信,一个真实通透的人,当他出现在人群中,就已经帮助他人。
  关于什么是我们常常提及的“道”、“德”,建议你有机会看看王镇华老师的演讲。如果有机缘,读一读《道德经》会让你有恍然大悟的舒畅。
  祝福你。
  王崇

  该如何转化愤怒的情绪,好难啊

  王崇,你好。我们一家都仔细“偷听”了你下午跟少年的对话,很受益。谢谢你们!你在对话里提到做情绪的主人,而不要做情绪的奴隶,我非常赞同。同时也想提一个问题:如果我已经意识到我有情绪,比如说愤怒或者害怕,那么该如何转化那个愤怒、害怕而成为它的主人呢?谢谢!

  【王崇回复】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谢谢你。通常,以我的经验,我们之所以要转化情绪,是因为我们给一些情绪贴了标签。比如,好的情绪,不好的情绪。高兴,就是所谓的好的情绪,你提到的愤怒,往往被我们归为不好的情绪。
  我们以往的传统,无论是家庭的还是社会的,都不自觉地暗示或明示:愤怒的情绪是不好的,是不对的,是不应该有的。因此,当我们感受到这些情绪时,我们自动化地想排除掉这些情绪。然而事实上,我们发现,我们越是排除越是愤怒。
  于是慢慢地,我们这些“聪明人”为了活得好一些,就发展出了四种应对这些情绪的姿态。
  这四种姿态是:指责,讨好,超理智,打岔。
  指责的意思是:我很生气,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对令我生气的人发脾气:“都是你,才让我这么不舒服。”
  讨好的意思是:我很生气,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不再关注自己的情绪,而是关注别人的情绪以及我可以做什么让别人的感觉好一些,这样我才可以好过一些:“对不起,都是我造成的你不舒服。”
  超理智的意思是:我很生气,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不再关注自己的情绪,我也不关注别人的情绪,我关注有什么道理,什么理论让这个情绪赶紧过去。“关于这个问题,某本书上是这样说的,人应该克制自己的情绪。”
  打岔的意思是:我很生气,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不再关注自己的情绪,我也不关注别人的情绪。我发现当我可以开玩笑或者去逛街,这个不舒服的情绪就会慢慢忘记。于是,慢慢地我就和我的感受分离了,我也和别人分离了。
  幸运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包括在这四种姿态中,谁都没能幸免。而成长的意思是,我们开始觉察情绪,并且愿意在情绪来的时候,停止原来的模式,而是单纯地和情绪在一起。不判断,也不改变,只是和情绪在一起。
  一旦我们可以观察情绪,我们就可以与情绪和平共处了。然后,我们可以继续借助之前我们分享过的“冰山理论”,看看在这些情绪下面,我们有哪些想法,又有怎样的期待和渴望。一点点,我们发现,我们变得比以前平和了。
  总结一下:如果我已经意识到我有情绪,比如说愤怒或者害怕,那么该如何转化那个愤怒、害怕而成为它的主人呢?首先,庆祝自己觉察到有情绪,然后就平静地与情绪在一起。只是看着自己,看着自己在生气,在害怕。不需要转化,只是看着。

  王崇,你好!
  我也“偷听”了一下午你和少年的对话,我很想知道,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易怒的人而发生一些沟通障碍,想要破除障碍有哪些原则需要遵循?谢谢!

  【王崇回复】
  我们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心境,是我们自己创造了现实世界。因此,如果你遇到易怒的人,你可以先观察自己的情绪,只是观察,然后与那个情绪在一起。慢慢地,你会发现,你身边易怒的人越来越少了。

  王崇,你好。有很多人听了你和少年的对话,我也在地铁上好好听了。我很佩服那位少年,那么小年纪有那么多爱好,我们每个人的时间都相同,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少年已经积累的那么多财富,令我佩服。我也和少年有同样的困惑和情绪,原来少年也和大人一样面对着和大人类似的烦恼。虽然,情绪方面我控制得也还不是太好,但是我越来越意识到,将有限的时间与生命投入到一个自己真正喜爱的领域,可以让生活不再那么繁杂而琐碎。
  

(原标题:个人界限与人我合一,怎么做才不矛盾)

上一篇:踏实做个日常奴《我是大主宰》每日必做5件事   下一篇:我是一个“手机奴”